voyager

意见可以提,话得好好说,别和我吵架,不然暴躁老哥随时在线骂人。

《梦再生》(一)

        结合《情难共》里的前世今生的伏笔,算是新篇。


        尹南风的前世和张日山还年轻时。


        PS:尹伊就是尹南风的前世。

故事开始于1938年的长沙,背景是长沙的“文夕大火”发生前后。


  ...

写一篇“有根据”同人文

   浅谈写张日山和尹南风前尘往事所需要搞清楚的事。


   张启山1910年生,2001年卒,属狗。


   所有资料显示张日山生年不详,但属蛇。假设张日山比张启山小,那么则为1917年生人。


   老九门电视剧里张启山在火车站出场为1933年秋,照此推算,张启山23岁,张日山16岁。


    张启山是长沙布防官,由军服可知为少将军衔,长沙最高军事指挥官,可以管理民政,布属协防,权利极大。


    张启山时年23岁任少将,其实也...

【同归】

   蒙浅雪看着对面身着蟒服端坐的小叔子思虑好久,最后还是开了口“策儿倒是喜欢在王府里待着,我想着这里终究是你大哥和你长大的地方,就算日后策儿留在琅琊山上,也算是回了家。”

   萧平旌仿佛知道大嫂下一句要说什么,看着在院子里与元叔嬉闹的小侄儿来了一句感叹“长林的后人到底是摆脱不了朝堂与边境,策儿以后怕是也得……”。

   几回肠断处,风动护花铃。蒙浅雪听着回廊处的廊铃声还是止住了那些伤心事,有些事,不提,终究还是在,还是止不住会想。

   这林奚一去又是三年,平旌勤王之后,本不愿留下,可是山河破碎,边境防线...

芳心苦:柳氏视角

   我是柳家的女儿。这是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里最初的一条。

      我被迫的成为像姑祖母那样的人,成为一个合格的世家贵女,仿佛柳家一向如此。

      言家的风骨,荀家的知礼,而柳家的存在感却在姑祖母死后变得越来越低,一个强大的家族不仅需要男子来推进,还需要女子的婚姻来巩固。而我,作为嫡次女,既有选择,也无选择。

      我无需像长姐一样,为了家族出嫁,代替柳家去嫁给一个家族,像一个笼络人心的礼物。她的一个婚事便...

断肠(成全)



     林奚死后的第三年,萧平旌在琅琊山上第一次梦到了她,是多年前尚还年轻的模样。站在海棠树下,回头对他笑的岁月静好的样子,萧平旌颤颤的走过去,不敢惊扰了她。怕她散了,连在他梦里见她都不能了。


      林奚一走三年,带走他所有的执念,再见林奚已是痴人说梦,他也寻过方士,却发现再无用,后来痴迷于调配林奚原本身上的药香,却也寻不到原本的味道,后来只能放弃,熏了安魂香求一个心安罢了。


     林奚忌日的前几天,他上了琅琊山,蔺九也是司空见惯,刚开始会陪...

断肠 (梦醒犹觉残阳照)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萧平旌登基的第七年,春至三月立中宫,冬日得皇子,大赦天下,次日封太子,讳昭曦,字灵语。


      传闻太子早产,生而羸弱,竟不哭泣,幸而有黎老堂主妙手,使得奶娘喝下药汤,融以奶水,太子方才出声。而太子见黎老堂主竟眉眼俱松展笑颜,陛下大喜,请黎老堂主取字,黎老稍加思索,得灵语二字,正如今日惊人之举。


      中宫有子,天下有后,且生而瑞相,万民自是欢庆。...

断肠(万岁梦)



      那天是梁帝萧平旌的万岁节,一帮文武大臣又是一阵和去年一样的套话,他儿子萧昭曦也不知道送了一个什么稀罕玩意儿给他,他不记得了。


      他只觉得眼前的月亮很圆,像极了多年前的某个夜晚的月亮,可是是哪个夜晚啊,好多个他一个人熬过来的夜晚啊,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了,不过,那天好像有人陪着他,好像陪了他好久,眼前的窗台好像在晃悠,他没醉,他还能再喝两酌。


      那月亮真亮,他好像看到了林奚,就不管不顾的就开始想了。


 

断肠(十四)

       林奚死后,一切依她所言,丧事从简,葬于琅琊山后的海棠林中,等多年后,萧平旌来寻她。


     入殓那日,林清野替她穿上嫁衣,陪着她的还有一方小长命锁,长命百岁,长命百岁,还是不能。


     自林奚死后,无一人敢上前劝奉萧平旌。


     棺木入土,立碑掩土。众人也未曾散,萧平旌蹲下身,看着石碑,眼底死寂,只是看着,后来伸出手来,摩挲着冰冷石碑。上面有些,林奚的名字,真冷。...

断肠(十三)

      冬去春来,三月花开,二月二十六是林清野十五岁的生日,林奚替她办了行笄礼,她二人本就不是爱慕浮华之人,也是亲友聚齐行古礼,吉言小姑娘长大了,那日萧策与萧昭曦因身份贵重且皆未嫁娶便没有出现,但还是送来了贺礼,尤其是萧昭曦送了两份,一份明面上的贺礼,一份私下派人悄悄送来。

      林清野那日打开一瞧,是一双百锦的鞋子,颜色清素,坠着玉石,细细一想,那日她与他初见,他也是因为一双百锦的鞋子被她落了面子,今日还是得用一双鞋子来挽回?

     ...

断肠(十二)



那场大雪下完后,金陵各处皆是在撒盐,为防影响行人走路。


     萧昭曦自那日他父皇对他说了他母亲死去的真相,他在这些日子也慢慢接受了,琅琊阁的景色的确能让人静心,可父皇所说那个与他有旧时婚约,他心恋之人又是谁?父皇又为何要葬在琅琊山后那片海棠林里。


      后日便是除夕,他这个太子就算是这如何,父皇不催,他也该回朝了。


     快...

© voya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