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yager

脾气不好,会砍人,意见可以提,话得好好说。

       渐渐了解,岁月一直在写情书给我,教会我自己爱自己,也渐渐变成不婚主义者。

不知道自己写的啥

   尹南风意外的看着自己面前垂首而坐的少年,掐着岁数算起也不过十八九岁罢了,一双看不清的眼里透着巨大的绝望,像是把整个人淹没一般,周身散发着死寂,直勾勾的看着面前茶几上的一杯热茶,茶水冒起的热气又一缕一缕款款散开,水雾无处找寻,尹南风换了个姿势依旧看着黎簇。


   骤然间黎簇抬头,看见黎簇眼神的刹那,尹南风突然明白为何吴邪会选择黎簇这样一个孩子。黑白分明的眸子里,压不住的是一个字,狠!这样的眼神,尹南风只有在那些玩命之徒走到穷途末路的时候眼中见过,心尖上生出少有的一丝心疼,但唯有的一丝心疼却在黎簇开口后尽消。


   ...

占tag道歉

一向不喜欢以一概全,但以一只桃为首,还有拥护她的那帮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的润玉毒粉,我看见一个举报一个!非得嚷嚷着这,嚷嚷着那,巴不得穿书里去一jio踢开女主自己上的那种,你要不喜欢邝露,或者玉露向,就别BB叨叨的,好好待在自己圈里不行吗?我们玉露女孩真不站真人,别操三次元的心了,怪瘆人的,该吃药吃药,该睡觉睡觉,成天哪来那么大厌气来玉露圈里招人骂,写评论就删,不能好好说话就拉黑,你们最有礼貌最有逻辑思维了呢!笔给你们,你们倒是写啊!!!

【南山cp】世间多是有情痴 (下)

   张日山与梁湾在一起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多少有点不适应,清净的那么些年恍然间身旁突然多出一个女人,最初午夜梦回时身畔的小脑袋也总是窝在他心口,温暖又陌生,回神时才想起自己身在何方。

  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长沙屡屡出现在梦里,那些早已远去化成灰的人啊鲜活的围在他身边,街头白松糕的甜腻好似一直存在于他的鼻腔里,经年不散,佛爷的府邸尚还没被战火毁去,二爷梨园的旁门永远为他和佛爷而开,陈皮虽是阴骛却也仍是豪杰,自己年少气盛与他每次动手也是时至性来。

     五爷家送出去的那只狗那时尚还会被他抱在怀里薅...

【南山cp】世间多是有情痴 (上)

    不知外面何时起,道上传了这样的流言,说是张会长坐享齐人之福,把尹家大小姐哄的不知南北的同时,身边还带着一个娇俏的医生,很是亲密。

     京里多少人流传着娶了尹南风,能少奋斗几辈子的传言,偏生这些年,和尹南风走在一起的,也就张日山一人罢了,尹南风生得那般模样,迷了眼的可不只金万堂一人。

     外人除去感叹张会长好手段羡慕他的同时,也对那医生的容貌怀着好奇。也颇有好事者,去了新月饭店几趟,也只是怀着侥幸,瞧瞧梁湾的模样。

    ...

【南山cp】情难共(终)

后面的故事大体是
   
     尹南风越来越像一个当家人,但与张日山却是越来越疏远,她成了尹老板,张日山是张会长,张日山能猜到她心思,但最终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会提起动心的兴趣,尤其是懂事之后的尹南风,倔强强大到让张日山侧目。

      尹南风希望她能成为张日山那样强大的人与他并肩,却逐渐走远,过去的一切慢慢成了记忆。日子就慢慢的过去,不轻不缓,没有触及九门和汪家的时候,他们还是能相处的很愉快的,尹南风梗着脖子不愿搭理九门的事,但关键时候还是会出手帮他,张日山也会在一些事...

【南山cp】情难共(二十)

    张日山在新月饭店候了许久,本就是他待惯了的地方,他今日来除了见尹南风也是来求证一件事,不急,才好。

    尹南风的手到底有没有伸到九门里,到底有没有伸到自己在意的事上,年纪过小行事若是太过轻浮,他还得再提点些,如今尹南风也不是几年前可以撒娇卖痴的少女了。

     他用声声慢来调查尹南风的事,也真的是一出好棋,一箭双雕罢了。声声慢一向高效,知道他来了,报告便都递上了。

    张日山接过声声慢的检查报告,细细的看着,恍然间,尹南风三个字映入眼帘,果然...

【南山cp】情难共(十九)

     尹南风刚回国时收权稳定的那段时间,尹红莲赶趟一样的往新月饭店跑,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孩子,这些年不在身边,往常想得紧了,尹南风又是小白眼狼那种,死在外面都没个信的那种,如今尹南风回来了,再加上新月饭店又是尹家开的,跑得勤快了也无妨,倒是尹南风,每日对这尹红莲,快被这位姑奶奶给搞怕了,问这问那,活生生是想把她在意大利的这三年生活里的异性都给挖出来,她烦得不行,尹红莲次次都用不同的理由,最后逼的尹南风直接推了尹红莲出门,让她爱上哪儿玩上哪儿玩。

       尹家的姑太太尹红莲的确也是奇人一...

【南山cp】情难共(十八)

     待尹南风平了尹家家务,执掌新月饭店,其余尹家暗流也握在手心里,凡是这些年收益不多甚至还有所亏损的店铺一律吩咐人去解决了,更不必说那些长期藏在背后的米虫,都被一一揪了出来,尹思海本想凭着尹家老人的身份在张日山手底分一杯羹,这时才发现,这一切皆是尹南风的手笔,张日山顶多是配合她演了一场戏,就有这么多鱼儿上了勾,如今尹念海早就被收拾了,他再反悔也是迟了,更是暗悔,为何不曾注意到尹南风何时成长成如此女子。

       可尹南风本就不是寻常女子,她有的也会瞬间失去,怎么会是他们想的那种娇娇女...

【南山cp】情难共(十七)

    尹南风回国的前一年冬天,张日山被人请去了越南,对外时只说是越南那里开了个玉石矿,李家老一辈人不得已请了张老出山去掌掌眼,其实暗地里都知怕是开了个斗,斗里有些见不得光还和张家有点关系的东西。

    李家少爷亦步亦趋的跟在张日山身后,他家老人吩咐了,这张日山来路不寻常,叫他小心担待着,时逢冬日年关,大雪封山,正是人少之时,张日山到越南地界的第一天,李家族长就拄着拐杖来给张日山告错,说是扰了前辈清净,若不是这玉斗凶险万分且事关当年长沙张大佛爷,他们也不敢平白无故的在年关叨扰他,张日山心里有数,这如今还有多少人记得老一辈人,还不是...

© voya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